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大漠深处的“158团”

时间:2017年10月24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尚永超 阅读:  字体: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从北疆到南疆,只不过隔了一座天山,气候环境却天差地别。同一地域,北疆水草丰茂,充满生机,南疆飞沙走石,一片荒芜。相同的是,不论天山南北,隶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部队营地随处可见。

  在塔里木盆地西北端,有这样一支“特种部队”,他们为建设铁路运输通道,不远千里,驻扎在天山脚下,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就沙吃囊,砥砺奋进,为“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奉献满腔热血。

  阿克苏至喀什铁路(以下简称阿喀铁路)增开会让站“三电”工程,为“应急工程”,是在既有线路上增设新建车站及附属股道,为列车提供临时停车会让条件的系列工程。中铁一局电务公司承建五道班至喀什区段包括五间房、九道河、巴羌、喀什北四站在内的通信、信号及电力工程。该工程由电务公司八分公司(电力专业)代管、一分公司(通信专业)、五分公司(信号专业)参建,加之在新疆,周边都是各路“部队”,所以大家就戏称自己为“158团”。

  话说,“158团”的故事就发生在那里。

  天山脚下,洪水冲毁了便道

  站在赤红色的山根下,阿喀铁路如一缕细小的缝衣线,孤零零地在戈壁中游走。远处,若隐若现的通信铁塔借着阳光肆意闪耀着他夺目的光芒,如灯塔,指引着前进的方向。一旁车站站房已露雏形,墨绿色的箱式变压器整齐地排列着,工地上来回穿梭的人影展现了他们正在进行紧张的施工,时不时刮起的大风混杂着沙土扑面而来,呛得人睁不开眼,张不开嘴。

  “这个地方,沙尘暴频繁,白天日照时间长,干燥炎热,有时候又暴雨连连,洪水肆虐”。说起项目特点,项目负责人田军抢答了起来。同时又回忆起了这样一件小事:7月22日,8月4日,正是五间房车站紧张大干的时候。前一天下大雨,第二天车在前往工地的路上被洪水堵住了。由于喀什地区特殊的自然环境,周边山丘多,雨水存不住也渗不进地下,所以只要一下雨,就立刻会形成巨大的洪水。轻则阻塞道路,重则冲毁路基。聊起施工中遇到的险恶环境,司机魏宁博打开了话匣子:8月4日,他载着几个技术员从五间房车站回阿图什项目驻地的路上突降暴雨,短短十多秒钟,窗外就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啥也看不见,车也只能就地停下。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周围路面上的水攒了起来,为了化解危险,愣是把住方向慢悠悠把车一点点挪到了最近的服务区内。

  除了暴雨,沙尘暴也是一波接一波,让头一次来喀什的项目团队认识了什么叫做环境险恶。9月19日,九道河车站正在按预定工期进行紧张施工,原本还算温和的天空风云突变,刹那间,沙尘暴趁势而起,从无垠的戈壁滩上一扫而过,施工现场、项目料库都被殃及。在车站施工的作业人员还好,可以躲避在车站站房内;料库的作业人员就不同了,他们还得带着安全帽,顶着风沙,固定设备材料,生怕这突来的狂风损坏设备器件。那时,唯有院子里耸立的旗杆和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看上去“神采飞扬”,像“希望”在招手,又似“信心”在为大家加油呐喊。

  有时候,不下雨了,气温却高得离谱,地面40多度的高温开启了“烧烤模式”,加之一望无垠的千里戈壁,没有凉亭,没有树荫,内心崩溃到边缘,工装帽檐、防暑药品成了为数不多的应对措施,干活儿只能靠毅力、拼韧劲。

  通往喀什北站的唯一道路是个仅容得下一车宽的便道,途中要穿越棉花地、排水渠。高温下,原本稀松的沙土,瞬间变成了“黄土面儿”,如一大堆淀粉,一脚踩上去,灰尘瞬间“爆炸”,溅起漫天粉尘。一路上崎岖颠簸,车身忽上忽下,车内更是“烟雾弥漫”呛得人咳嗽连连。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克服了一个个困难,化解了一道道难题。

  中秋夜里,篝火照亮了夜空

  “从早晨天未亮出发,到深夜篝火晚会,经过颠簸的崎岖小道,共16小时的行程,终于回到起点。假期和家人的旅游能在梦里实现吗”。10月4日,是传统佳节中秋节,而阿卡铁路增开会让工程电力分部作业队队长王亚伟的朋友圈里,一幅戈壁篝火图,几行深夜燃文,却让“工程人”这个词在欢喜“双节”里变得催人泪下。

  到底是什么事,让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满目柔情?

  原来是这样的。中秋节前一天,项目接到通知,由于第二天库尔勒供电段的电力耐压绝缘试验,所以项目部务必于中秋节前完成喀什北站一处电缆接头任务。经过周密组织,王亚伟、司机魏宁博,新工李佳祥等一行7人负责此次施工。过程中,由于气温降低,加之光线较弱,一行人临时起意,利用废弃的木质角料笼起了篝火,于是在中秋夜,南疆戈壁无人区,一簇篝火点亮了夜空。几个人借着光亮,吃盒饭,忙施工,直至凌晨2点多才完工。于是也就有了开始的那段故事。

  “都说这个工程是个应急工程,但却实实在在是个火线工程”。说话的是田军,皮肤黝黑,但神情还是很轻松。项目部5月份接到任务,6月初,就着手开始驻地临建。紧接着就是现场调查,施工方案审批。仔细算算,从7月18号工程正式开工,到9月14日,首站五间房站开通,用时不到2个月,而相同的工程,一般至少得3个月。

  9月29日,距离10月12日九道河站开通的节点目标还有十多天,信号系统专业作业队队长石旭东神情凝重,一边对身边的工友安排材料运输工作,一边还要紧盯着轨旁电路连接施工。

  “现在最紧张的就是材料供应,站与站,现场与驻地之间动辄就是好几百公里的路,加上最近正是新疆采摘棉花的时候,租用车辆要么费用太高,要么无车可租。加之材料厂商供货慢,严重影响现场施工进度。”石旭东也是干信号的老手,在新疆也干过工程,但还是头一次来喀什。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是电话反复沟通协调。由于信号分部工班驻地位于西克尔,离九道河车站要50公里的路,所以中午饭也是简单的盒饭送到工地,大口刨几下,就又得开始干活。

  白天现场火急火燎抢进度。晚上回去还得配合当地派出所检查,组织安全演练。之后把第二天要送的设备材料安排妥当,因为运输费用贵,还得想方设法把车厢塞满,塞实。

  工地餐、戈壁火、雨中车、轨旁人。

  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充实的”,加班加点,无论昼夜,不讲得失,只为完美竣工。

  南疆线上,筑路人唱响了赞歌

  9月29日,电力专业吊装最后一批箱式变压器,临近下午3点,王亚伟几个人还没吃上一口饭,技术员陈智涛从城里捎过来的几个包子成了最美的午餐,手也没洗就大口咬了起来。

  仔细询问才得知。这最后一批箱变一路送过来直到安装上,可谓是历尽坎坷。他将嘴里的包子咽了下去,讲述了前因后果。

   “这几台设备其实昨晚就到喀什了,本来想着晚上运输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结果路上被交警扣了”。喀什地区,检查站多,每次都要刷身份证“验明正身”。该批设备28日晚到喀什,魏宁博随车带路,可到达阿图什后,由于夜间大型车辆限行,所以车辆被交警部门挡了下来;经过反复协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到达现场。

  14米长的半挂车载着11吨重的箱变设备,小心翼翼地穿过维族村镇和大片棉花地,游走在羊肠小道上,现场人员也顾不上吃饭,一路护送,生怕再出什么意想不到的问题,直到完成全部吊装任务。

  该项目为EPC模式,工务段在喀什, EPC项目总包单位在巴楚,供电段、电务段在库尔勒,建设指挥部在乌鲁木齐,走一个既有线施工审批手续就得跑5、6个地方,动辄就是几千公里路程。谈到“跑路”,经常参与其中的魏宁博体会深刻:一个月光车就保养了2次,半个月跑了6000公里,从五月份到九月底共跑了3万多公里。好在经过项目的反复协调,征得业主等各方同意,采取电子扫描方式流转审批,才解决了问题。

  说工程是干出来的,其实也可以说是“跑”出来的。

    田军除了要协调现场各专业施工外,还要辗转建设、设计、监理等单位间做好对外协调工作。从5月底到10月初,最忙的时候,平均每周都要飞两次,尤其是6、7月份,近一个月时间,各地间飞了10多次,在一个地方待2、3天就得赶往下一个地方。这样的“旅途”对它来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许多项目上的施工组织、管理决策都是在“路”上完成的。工程干了大半年,没有人回过家,也没有人主动请过假。

  看到兄弟们辛苦,田军也有些许无奈:干工程,没办法,都想回去看看孩子看看家,但咱胸前挂着牌子,是代表一局来的,说啥也不能砸牌子。

  沿兰新铁路穿越中天山隧道,直达塔里木盆地北部边缘,向西望去,南疆铁路划出一道美丽弧线直达巴基斯坦。虽说大漠连天,却不乏库尔勒、阿克苏、阿图什、喀什这些明星城市,源源不断的油气、矿产、棉花输向海内外。呼啸的铁路翻越天堑,拉近了城市之间、民族之间的距离,也造就了一个个沙漠奇观。

  如今,这条运输动脉愈加繁忙,“一带一路”倡议又赋予其新的使命;于是,铁路工程人铁骨担当,再上南疆,续写新的筑路篇章。

  你看,158团在战斗!夕阳余晖下面的他们多美……

  

  正在建设中的阿喀铁路

  

  迎送驶来的列车

  

  信号系统设备配线

  

  通信系统工程设备检测

  

  信号设备调试

  

  变电设备进场试验

  

  轨道电路连接

  

  变电所接地扁铁焊接

  

  箱变吊装

  

  电缆吊装

  

  公司领导现场指导施工

  

  风暴中屹立的国旗

  

  被大水冲毁的道路

  

  工地前一辆运送货物的汽车驶过

责任编辑:高岩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