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雅道印象:讲述扎巴走婚大峡谷里的筑路人故事

时间:2018年11月06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邹锋 阅读:  字体:

  这里塔寺林立、雪山高耸、天空湛蓝、白云浮动........,给人以美的启迪和想象。在游客的眼里,这里宛如人间仙境、世外桃源,美不胜数。独特的藏式建筑、浓郁的雪域风情、神秘的走婚习俗更是令他们心驰神往。

  在工程人眼里,这里原始荒僻、山高路远、地形复杂、环境艰险.......仿佛与世隔绝,充满了各种艰辛和挑战,处处考验着建设者们的智慧、勇气和精神意志。

 

  这里是康巴藏区,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距离道孚县75公里,雅江县60公里的高山峡谷地带,被称为扎坝走婚大峡谷,中铁一局三公司雅道、红顶项目部就驻扎在这里。

  通往项目部的唯一通道,是雅江至道孚的雅道公路,这条开凿在山谷间的道路,由于年代久远,早已看不出公路的模样,变成了支离破碎、坑洼不平的泥泞土路。这条路紧贴山崖,沿着汹涌湍急的鲜水河蜿蜒盘旋,一会儿下至谷底,一会儿升至山巅。

  走这条路,无异于一次历险。狭窄的道路不仅弯道多、颠簸不平,进出的大型运输车辆、施工机械也络绎不绝,如同千军万马挤独木桥。每当迎面有车辆开过来时,司机都要先找到一个稍微宽敞的豁口避让,小心翼翼地将车紧靠山崖、或紧邻河谷边缘停放,才能保证有足够的空间使得双方通行,通行危险可想而知。

  项目部的小车司机陈均科,是2015年第一批来项目部的员工,在这里他已经坚守了3年多,这条路他也跑了无数遍。他说:“天不下雨的季节,这条路还不算难走。最难走、最危险的季节是夏季,因为下雨,道路随时会出现塌方、滚石和泥石流。若运气好,把石头搬开就可以继续走,若运气不好就得往回折返,等到路通了再出来”。

  这种出行靠运气的说法让我心里很没有底,我不敢想象万一碰上坏运气会发生什么后果?

  陈均科告诉我:“因为道路难走,地质灾害多,这条路沿线的鲜水河里,不知道掉进去了多少台车辆和各种施工机械”。他说:“咱们这台越野车也才买了几年,车顶已经被落石砸得坑坑洼洼的。走这样的路一定得保证车况,我坚持定期对车辆进行维修保养,最大限度的保证出车安全。”

  我从心底佩服陈师傅的驾驶技术和吃苦精神,对他的安全意识和负责任的态度更是由衷地赞赏。

  我之前两次来过雅道项目部,对这里的环境有所了解,尽管这次来时有心理准备,但再次走进雅道线时还是不免紧张,心中默默地祈祷了好多遍。

  到达项目部后,我陆续走访了较早一批到项目的员工,聆听了他们参与雅道建设的故事,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中铁一局建设者身上闪耀的“忠诚担当、不畏艰险、不怕吃苦、敢打敢拼、勇于攻坚”的精神力量。

  在与他们的交谈中,我听到的最多的是“现在的条件好多了”。言语中透露着大家之前工作、生活的艰辛和苦楚。

  陈新科,项目部爆破员,最早进场的人员之一,参与了雅道项目前期建点工作。见到他时,他正在炸药库看管室和库管员闲聊。他说:“刚来这里时,没路、没水、没电、没信号,整个大山里找不到一块平地,项目负责人杨引备带领大家自己动手,硬是在半山腰上开出了这么一块平地,修通了从山下到这里的便道,建设了现在的项目驻地、拌合站和炸药库。”

  “当时没有电,晚上山谷里漆黑一片,我们半夜12点对硬化的场地进行抹面,借着装载机的灯光干活,冻得人直发抖。”说着,陈新科指向炸药库和项目驻地的防护墙,给我介绍:“这些挡墙都是我们自己动手砌的,石头是一块一块从山下捡上来的,那时候真是吃了不少苦,很不容易”。

  王少萍,一名95后年轻人,项目部技术员兼团支部书记。2015年10月份,他和项目部另一名测量主管周书光一起从陕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来雅道项目部工作。

  他说:“我们早上6点从成都坐班车出发,晚上7点才到道孚县,我以为到了县城就到了,没想到接我们的司机说,还需要赶3个小时的夜路才能到”。“在这之前,我坐车从来都没有超过2个小时,也没有走过这样路、来过这样偏远的地方,当时越走越失落,心里忐忑极了。”

  对于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来说,从城市一下子来到这样的环境,心理肯定有很大落差,但这才只是开始。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很大差距,初到陌生的环境,他们还要面对很多挑战和考验。

  王少萍说:“刚来这里时,项目部没有电,晚上零下十几度,活动板房里冷得像冰窟窿,盖上好几床被子还是觉得冷”。

  其实,在这大山深处,比寒冷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和寂寞。

  王少萍回忆说:“这里以前是通讯盲区,没有信号,无法跟外界联系,大家来这儿好几个月了都没跟家人、朋友通过电话。有一次,项目部专门开车拉着我们到几十公里以外有信号的地方,才跟家人联系上,通了电话”。

  我问他,“那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王少萍说:“第一年春节放假,我回去后真不想来了,心里很矛盾,想在城里找个工作。后来经家里人劝说,我自己也想好了,我学的就是工程专业,这毕竟是我的工作,我得经受住考验,证明自己可以。况且年轻人总是要吃点苦的,我又是从农村出来的,这里再苦也没有父母一辈子辛苦,我得替家庭分担责任”。

  就这样,王少萍说服了自己,坚持了下来。他说:“我在这里已经坚守了3年,和大家有了感情,看着大桥从没有到两个百米主桥墩高高耸立在那里,我心里也很自豪,很有成就感。再过一年工程就结束了,我3年都挺过来了,最后一年肯定也会坚持到底。”

  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像王少萍一样的90后,项目部还有很多,他们经历了从不适应到适应,从不习惯到习惯,从动摇到坚定的成长过程,经受住了环境的考验和实践的磨砺,最终选择了坚守岗位和自己职业梦想,并且都在项目部承担了重要的施工技术、安全质量管理工作,发挥了主力军作用。

  这一点,我也从项目总工程师李宝斌那里得到了印证。他说,“项目部高寒低氧、环境很艰苦,除了个别身体条件不适应的,大家都没有离开,没有放弃,都坚持了下来。”

  李宝斌,出生于1986年的年轻项目总工,中铁一局三公司首届“企业工匠”荣誉获得者。他熟悉桥梁施工,对技术工作认真细致,精益求精。在项目技术团队中,他既是领头人,也是一位好师傅,对项目部90后的年轻技术人员给予了认真的传帮带和培养锻炼,帮助他们成长进步。

  李宝斌告诉我,他从去年开始主要负责红顶大桥项目部的技术管理工作,大多数时间住在红顶项目部。他说:“这两天,红顶大桥项目部那边刚有了4G 信号,现在办公、生活比以前方便了。”

  红顶项目部位于道孚县红顶乡,距雅道项目部所在的亚卓乡约40分钟车程。

  李宝斌说:“去年红顶项目部还没有大电,从乡上引的电电力不足,而且经常停电,项目部只能靠自发电。每天晚上10点停止发电以后,房子就非常冷,晚上睡觉简直就是遭罪,我经常睡觉不敢脱袜子。”

  在和李宝斌的交谈中,我了解到这个地方每年进入11月中旬以后,吃水都很困难。从山上引水的管子会冻住,只能到河里凿冰取水。李宝斌说;“有一次,我和同事们去河里抽水,几个人费了半天劲儿才把冰层凿开,在下水泵的过程中,由于太滑,我突然被带了下去,掉进了冰窟窿,被同事们拉上来以后,我浑身都湿透了,硬是咬着牙挺了过来。”

  还有几次,大家趁着中午暖和,到河里抽水,由于红顶项目部驻地距离河谷的高差有200多米,抽水泵的扬程不够,加上反复出现爆管,搞得大家一个个精疲力尽、心情沮丧。现在回想起来,李宝斌仍不免有些神情沮丧,他说:“就为吃那么一点水,大家不知道费了多少劲儿,恐怕几十年前的人吃水都没这么艰难”。

  ……

  雅道不雅,道非常道。这里旱季狂风大作、漫天尘土飞扬;雨季塌方不断,道路险阻。这里曾经没路、没水、没电、没信号。中铁一局三公司雅道项目部第一批建设着犹如野外探险一般,凭着一股不畏艰险、不怕吃苦、敢打敢拼,勇于攻坚的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难,渡过了道道难关,战胜了高寒低氧,在高山峡谷中安营扎寨、开拓进取。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奋斗,中铁一局三公司承建的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库区哈格达沟特大桥、红顶特大桥已经初现高大挺拔的身姿。在建设者们星夜兼程、紧锣密鼓的拼搏奋斗下,两座雄伟的高墩大跨桥梁将在一年后先后建成,矗立在神秘的扎巴走婚大峡谷,给康巴藏区人民带来福音,使“雅道”旧貌换新颜,告别今日的艰险。

  

  1 扎坝走婚大峡谷

  

  2 项目部附近的乡镇——亚卓乡

  

  3 通往项目部的生命通道——雅道公路(1)

  

  4 通往项目部的生命通道——雅道公路(2)

  

  6 雅道项目部驻地

  

  6 在建中的哈格达沟大桥

  

  7 在建中的红顶大桥

  

  8 项目部工程技术部荣获四川省“工人先锋号

责任编辑:高岩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