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员工风采

高原战狼——记中铁一局四公司石渠畅通公路项目副经理解鸽

时间:2017年10月19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李根学 王琦 阅读:  字体:

  在当代社会,只爱干活不爱表现的人已经很少了。采访中,他不善言谈,经多次询问,外加多人了解,才完成了本次采访。他今年45岁,1972年出生,毕业于西南交大网络学院土木工程学院,自1989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参建过咸阳机场、神延铁路、河南岭南高速公路、成都地铁、云贵高铁、中缅油气管道、海伊公路、石渠通畅公路等8个项目;先后历任电工、材料员、物机部副部长、物机部部长、专职副书记、生产副经理等职务。他就是一步一个脚印,逐渐走上领导班子岗位的解鸽。

  开工就是抢工

  一间简陋的活动板房后面挨着一张床,总面积加起来不过7-8个平米,看起来却非常整洁,这就是解鸽日常办公居住的场所。自2016年5月初来到项目,解鸽就加入了紧张的抢工之中,业主给的工期只有1年半时间,可石渠项目地处平均海拔4500米的高原上,到了冬季,根本无法工作,可以说每年有效施工时间仅有8月之久,这意味着开工就是抢工。解鸽回忆到,项目地区偏远,路况差,工期异常紧张,特别是前期建点非常辛苦,他清楚的记着,临建时前三、四天每天依靠泡面度日,后期自己找了一个小灶,开始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伴随着寒冷、断电的日子,解鸽每天住在工地简陋的草房,一天18个小时的工地坚守,一个月就完成了冷拌站、热拌站和渣石场建设工作。7月初,暴雨不断,一下持续了10多天。当地属于有名的贫困县,基础设施非常之差,电线的修建日期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老化情况十分严重,轻而易举就被大雨冲垮了。时间紧迫,施工用电刻不容缓。因地处偏远地区,线路荷载十分有限,修好的电线无法负担起繁重的施工用电,不得已,在当地电力公司持续维修了20天后,更换了新的变压器,项目才基本走向正轨。为了进一步保证工期,解鸽及时向上级领导汇报施工情况后,立即购置了一台1200千瓦的发电机,终于满足了施工电力的基本供应。

  心齐才能成事

  在海伊项目担任项目专职副书记的解鸽,刚刚全面地熟悉了党务工作,逐渐进入了书记的角色,因石渠项目生产任务繁重,临危受命,被调过来负责施工生产。石渠项目作为中铁一局历史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项目,最高施工地点海拔高达4700米,多少人因此退缩了,他清楚地记着高原施工对人“三大一小”的危害,但没有太多犹豫,在海伊项目简单交接后,背上行囊,径直来到了甘孜州石渠县。在人员稀缺的情况下,他从路基现场管起,逐步接手桥梁施工;在混凝土常常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他还常跑拌合站。28公里的距离造成工点太过分散,并且没有网络,以至于安全、质量、协调方面的工作,样样都得操心。28公里的道路中,包含了117道涵洞,涵洞做不出来,路基便无从下手。在异常艰难的环境下,他依然默默地扛着,在他的坚守下,今年6月份,117道涵洞全部保质、保量,按期完成。他说,“人年龄越大,就会越务实,领导安排的工作,能多做一点就多干点,这样自己心里也舒坦,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只有大家都拧成一股绳,才能把事情做好。”

  桥倒塌、遇大熊

  高原地区,人迹罕至,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这里却发生了,那件事情过去了好久,然而解鸽却记忆犹新,想起就有些后怕。他当时驾车刚刚驶过当地的一座桥梁,桥就塌了,他清楚的记得,如果迟过去一分钟,小车肯定掉进河里。刚缓过神来,他便开始组织抢险,当时河流湍急,正发大水,桥墩已经被淹没,他带领施工班组连续三天三夜不停歇,在罐车不能按时到位的情况下,亲自从外单位联系了一辆罐车,快速完成了浇注,想尽一切办法最终把桥墩抢出来,挽回了很大一笔经济损失。共过患难的兄弟,使解鸽与施工班组拧成了一股绳,在石渠项目工地上,进度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加快了进度。抢险完成后,面对着紧张的施工任务,解鸽没有片刻停歇,他迅速赶赴另一边工地忙活,令人没有想到是竟然遭遇大熊,直直的站在他的车面前,他即刻调转车头… …后面想起来还是有些害怕,据说之前一个挖虫草的人被大熊一掌拍成了重伤。

  抗洪抢险先锋

  6月12日夜,石渠项目所在地突降大雨,项目驻地旁曲麦桥河水暴涨,经一夜洪水冲刷,次日清晨10点30分,解鸽在例行安全检查时发现险情,立即组织过往车辆、人员进入抢险现场。

  曲麦桥是连接项目热拌站、冷拌站到正在施工的虾扎段、新荣段工地以及进出场材料设备的必经之地,桥梁的突然坍塌直接导致项目正常施工被中段,解鸽汇报后,当即决定在曲麦桥下游15米处埋设水泥管,架设临时便桥,尽快抢通道路,并火速联系板车到县城采购水泥管。

  13日下午,在解鸽的组织下,项目部全体职工动手装砂石料准备回填,冒雨装满200个编织袋加固河道。从14日10点30分开始,一直到晚上10点10分,项目部采购的33根大圆管全部埋设完毕,并在河道两旁用装好砂石料的编织袋填塞好,至此,临时搭设便桥总算架通。

  可是,14日夜间又突降强降雨,15日早晨大家一觉醒来,发现河岸两边又被冲刷出两个10米长的大口子,项目搭建的临时便桥变成了河中心的小岛,道路再次中断。解鸽又冲在了最前面,组织施工班组开始了新一轮战斗,经过24小时的连续奋战,险情终于度过去了。

  问题就地解决

  在被问到艰难环境下是如何保持较高的施工效率时,解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生产副经理的工作就是施工组织安排,保证人员、设备合理分配,不得出现窝工现象,更不能重复劳动,保持高效的沟通至关重要。刚入场的桥梁的施工队伍综合素质达不到施工要求,解鸽要求每天晚上7点准时开会,根据人员、设备实际情况,他亲自分配施工任务。他首先要求自己思路清晰,不仅会上安排,还要去现场盯控,亲自抓落实,因此,解鸽的办公室晚上10点之前灯始终是不会亮的,他习惯待在施工现场,更喜欢现场问题就地解决,为了节省时间,能不上会的就尽量不上会。如何促进生产,如何管理现场材料,如何协调施工队伍的关系,解鸽做到了心中有数。他还讲到,施工协调必须要有大局意识,随着慢慢的融洽,施工班组相互借用材料,互用设备,原本各自为战,精打细算的施工班组也有了大局意识,显得格外团结,形成了一种高效的战斗力,大家不分你我,迎难而上,保住了工期,看来曾经任职书记的从业经历让他受益匪浅。

  以现场保市场

  石渠县常务副县长说过,石渠县最远的村庄离县城有200公里,由于道路条件比较差,每次下乡考察都是先乘汽车,再坐拖拉机,最后骑马经历10几个小时才能到,对于出城的群众而言,进城一次基本都是靠步行,需要备足干粮和水,走上2到3天,这让出身贫寒的解鸽深有体会,他深知这种艰难,不是他不累,是他想为藏民做些事情。

  中铁一局的到来让广大藏民看到了希望,正是由于石渠通畅项目在有效施工周期特别短,生活环境特别差,甚至需要吸氧度日的艰苦条件下,各项工作还能做到有条不紊,县政府又给了中铁一局一个长度38公里的通乡公路,虽然平均海拔3600米,距离石渠项目部137公里,工期同样紧张。可这不仅仅是短短的38公里,更是县政府对企业实力的高度认可,这意味着甘孜州的市场正进一步向中铁一局敞开大门。

  我们的采访正在进行中,突然,解鸽的电话响了,好像是施工现场的材料到了,他说得赶紧去布置安排新开的施工工地,简单与我们告别,出门坐车向现场奔去,在我们眼中留下的是那条沾满混凝土的裤子和那双运动鞋。

  

  解歌近照

  

  解鸽检查沥青摊铺厚度

  

  解鸽与现场人员交流

责任编辑:杨智友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