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员工风采

我们的“农民工兄弟”——曹总——记精测公司总工程师曹文科

时间:2017年08月07日  来源:  作者:  《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周晓东 彭一平 阅读:  字体:

  一 曹文科印象

  总工程师在人们心目中的固有形象是,文质彬彬,白皙整洁,架副金丝眼镜。然中铁一局集团宝鸡精密测绘公司(以下简称精测公司)总工程师曹文科,除了一副眼镜相吻合,怎么也看不出一个搞高科技的知识分子形象,是一名体力劳动者——“农民工兄弟”,朴实,踏实,耐力,稳重。

  曹文科中等个,健壮,结实,黝黑。他一年四季都是休闲装和运动鞋,可再新再时尚的东西,一穿在他身上,立刻自然“做旧做古”,因他的整个身体,从头到脚,都留下了风霜雨雪冲刷后的岁月痕迹,所有物件一上他身,瞬间便被“侵蚀”,浑身上下显出工作历练后的沧桑。实际上,他的真实年龄还没有“奔进”四十。

  这决不是个案,今年三月,公司邀请西南交大测量专家,研究生导师刘成龙教授来公司交流。会前,偶然在办公室楼道碰见,心想:精测公司进编了农民工兄弟,真是了不起!等开会时,经公司副经理一介绍,原来是今天的主角,是精测公司的总工程师曹文科。当即,刘成龙大脑频道开关始终切换不过来。直到曹文科津津乐道,讲解近年的研究成果,才回过神来。可见,测绘行业,工作环境之恶劣,既使身在象牙塔内搞科研也会锻炼得老成凝练,更何况长期奋战在施工一线的测绘人员。

  曹文科,陕西扶风人,1978年出生,2003年毕业于长安大学测绘工程专业,受聘到精测公司。历任质检主任、分队长、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2013年评定为高级工程师。他参加工作十几年来,适缝祖国高速公路和高铁高速发展时期,近年又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他的工作领域不断扩展,一个也没拉下。

  二 工作业绩和理论成果掠影

  曹文科主持完成的武广客运专线、哈大客运专线、京沪高铁、京石客运专线、沪昆客运专线等标段控制测量网复测,其成果多次被建设单位作为其它标段样本。

  他主持完成的京沪高铁86公里的CPⅢ测量。这期间,经过科技攻关,解决了“大跨度连续梁及大跨度钢梁上非固定端CPⅢ控制点变形与温度不随线性变化,应按即测即用的原则修正CPⅢ控制点。”这项成果,补充和完善了高速铁路CPⅢ控制网测量的理论。

  完成了“隧道竖井一井定向测量技术研究”的编写工作,该课题获2009年度集团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和2010年获全国第三届职工优先技术创新成果优秀奖。完成了“高速铁路CPⅢ控制网测量技术”课题研究,该成果荣获2011年度集团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和2013年陕西省测绘学会科技进步奖。主持的“提高CPⅢ平面控制网测量效率”QC成果,获中建协QC成果一等奖,QC小组荣获“2011年度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

  曹文科多次参加陕西省测绘地理信息局以及行业学会举办的技术研讨会、交流会,积极掌握国内外测绘技术发展动态,具有解决施工重大测绘技术难题的能力和经历;主持过兰武复线乌鞘岭隧道、秦岭终南山公路隧道、武广客专浏阳河隧道等国内知名特长隧道控制测量,在特长隧道洞内外控制测量方面具有丰富的理论水平和实践经验。

  他参与编写《高速铁路施工测量》,该书于2011年1月在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撰写《高速铁路轨道精密测量技术》、《谈铁路长大隧道的洞内平面控制测量》、《高速铁路轨道精调测量方法浅论》等论文。为规范测量工作,保证测量工作的准确性、规范性和测量成果资料的完整性,编制了“GPS测量作业指导书”、“高程测量作业指导书”以及“测量质量管理办法”。为了加强施工放样测量的基础管理工作,规范施工放样测量工作流程和作业标准,有效减少因放样测量错误导致的工程质量事故,提高现场施工效率,编制了《施工测量放样作业工作要点》。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后,曹文科赶赴宝成线109隧道参加抢险,在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十分恶劣的情况下进行应急测量。2015年在兰新二线张家庄隧道抢险中,持续工作36小时。

  三 东帝汶“精测”之行

  2015年8月,接到东帝汶测量任务。这是该国第一条高速公路,仅30公里,技术标准远低于国内标准。若在国内,这个任务让一个小组长带队足已。但考虑到这是我们接受的第一个国外项目,必须充分考虑到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决定让曹总亲自带队,组成三人小组,共带4台GPS,一台全站仪,两副脚架等,设备净重约50公斤。

  东帝汶,位于南半球一个经济落后小国,酷热,此季节平均温度38度,关键是卫生差、蚊虫多,疟疾肆虐。凭常年野外生存能力,这些还不足为虑,接下来的工作,就有点奇葩了。

  30公里仅三个控制点,复测高差与设计高差,相差2.45米,难道测错了?

  为保险起见,再测,结果依旧。这那里是误差,分明是错误!

  将这一结果报告建设方和设计单位,原来还是委托印尼设计的,最终得到的答复是,让中国精测单位自己调整。真有点开玩笑的味道,对施工单位倒是个利好消息。这又苦了测量小组,他们要根据整个地貌情况,找到最佳挖填方点。在GPS测量时,出现坐标系统及投影面与国内不一致,及南北半球差异,导致国内软件无法进行解算。为此,曹文科查阅了大量资料,调整参数,完成软件解算,为我们在南半球施工测量积累了保贵经验。本来十几天能完成的工作,一干就是整整四十多天。

  四 综合管理——亦总

  随着科技的发展,大多生产设备都向着轻型化、小型化发展,工作更加简单。但测绘行业,恰恰相反。过去测量仪器只是个光学构架,现在则增加了计算机、电机、电池,俗称“测量机器人”。无可否认,测量效率是惊人的提高,但测绘作业的劳动强度也不断加大。

  首先,负重提出体力要求。过去野外作业人均负重不足5公斤,现一般10公斤左右,对工作人员的体力提出高要求。

  其次,机控增加时间成本。过去人控制机器,开工完工自由掌控,现在机器控制人。GPS测量,其时段少则一小时,多则四小时。若是四小时段,每天摆两站,刚好八小时,可是来回路途,中途调整脚架,更换电池。至少十小时。这仅是外业,返回营地、吃饭,还要用计算机导出数据,出成果报告,又要两三小时。

  其三,质量要求更高。内业工作量及复杂程度显著增加,过去人工观测,数据直观,外业完成,等于内业基本完成,只是整理一下数据即可。而自动化观测,所有数据全在仪器里。如果没有后期数据处理,一个不懂测量的人,只要按部就班操作,也能完成外业,可测量成果呢?数据的解算,对异常数据原因的判断,这才是真正的含金量所在。正因如此,最后的疑难杂症都汇聚到曹文科这里,他成了每次测量任务的“结果处理集成中心”。

  五 不畏艰辛——亦兵

  做为精测公司总工程师,曹文科一年在办公室时间不足两个月,都在测绘一线,不是去督察巡视,而是带队当一个测绘小组的组长,加入测量事务。一个小组,通常六七个人,组长的任务不仅是测量工作,包括吃饭、住宿、交通、经费,尤其施工建点前的测量,都在荒效野外,不着村店。为配合工作,有时还要有计划的省掉一餐饭。

  总工不是更轻松吗?总工当组长还实地参加测量?其它测绘小组的测量方案审核,疑难问题的处理,全公司测绘成果报告审核、签字,总工的职责一个都少不了。曹文科因体格强壮,所以野外作业携带设备,还要多负重多背一点测量设备,因有时也雇用农民工兄弟给我们背仪器、跑尺,安全帽下的这个时候,我们也很难分清到底谁是谁了。

  曹文科平时拘于言笑,说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给人就是一个感觉“粗人也能干细活”;而且脾气特好,一点不粗声大气,难怪小年青有时偷懒,把能处理的问题也发给他,他还没撤,怪谁?都是总工自己惹的祸。

  六 谦虚严谨——亦师

  精测公司,精英荟萃,全国劳动模范白芝勇、高技技师赵宝柱,两个副经理周建东和谯生有均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和注册测绘师,曹文科能在这样的团队担任总工程师,没有压力吗?各测量小组的难题都集中到他这,能应付得过来吗?

  只要你跟他稍微相处就会发现,他任何时候均能泰然处之,从未见过慌乱,用毛主席诗句“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再复杂的问题,到他这都能迎刃而解,如烹小鲜。参加技术交流,面对各路高手,毫不恸弱,尤如卖油翁“无他,唯手熟尔!”。

  曹文科与劳模白芝勇同龄,白芝勇是全国劳动模范,但他们依然保持过去的称呼,互称“小白”、“曹总”。为何?白芝勇,毕业于兰州铁路技工学校,在精测公司迅速成长起来,离不开精测公司平台的锻造,更离不开这个精英团队的指导,从这个意义上讲,曹文科也是白芝勇的师傅之一。白芝勇敬重的一声“曹总”称呼,体现出曹文科术业精湛,肯传授不保守,同时也体现了精测公司这个团队和谐的文化底蕴,授业解惑,“师”恩常驻。

  说起曹文科,可以娓娓道来许多的故事。然而,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善言词,有着关中汉子典型的质扑憨厚,当看到他身背仪器,肩扛脚架,手提尺垫(5公斤的铁疙瘩),翻山越岭,中国一条条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在测量中,精准地蔓延向各个方向。

  曹文科说:我仅仅就是测量队伍中的普通一员。

  

  工作中的曹文科

责任编辑: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