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员工风采

盛开在七星峰隧道口的并蒂莲

时间:2018年11月07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陈兆花 阅读:  字体:

  

  

  由中国中铁一局二公司承建的牡佳客运专线七星峰隧道位于黑龙江桦南双鸭山境内完达山脉七星砬子北麓,全长10.3公里。在隧道开工伊始,“90”后小夫妻张磊和周亚静,就扎根在隧道的进口,将青春奉献给牡佳客运专线,将汗水洒满富饶美丽的松花江南岸,有如一株绽放在七星峰上的并蒂莲,同心同福,为牡佳客专的建设不断奉献着各自的力量。

 

  ——横跨半个中国

  虽然张磊和周亚静年龄不大,却是项目部资深的一对双职工了。他们2010年毕业,在学校,周亚静学的专业是高护,而张磊的专业是铁路工程的。为了在一起,周亚静毅然放弃了去医院工作的机会,和张磊一起来到了中铁一局二公司。他们先后参建了兰新铁路二线、吉莲高速公路、沈阳有轨电车、长春市北郊污水处理厂、哈牡客专等工程,几年如一日地将他们最宝贵的青春奉献给了祖国的建设事业。2016年12月,两个人又一前一后背着行囊,几经辗转,从陕西渭南来到黑龙江佳木斯,横跨了半个中国。

  七星峰隧道是全国最高纬度、最寒冷地区、最长铁路客专隧道控制性工程,相比以前干的所有工程,这里的工地条件是最艰苦的了,张磊说。在现场,张磊负责物资工作,周亚静除了办公室及调度工作,还负责食堂采购,两个人经常要出山采购。最难的是到了冬天的时候,气温非常低,气温达到零下30多度,大雪封山是常有的事。在通往七星峰隧道进口的必经之路处向阳湖和向春村,分别有两个比较陡且长的大坡。有一次,当时已是凌晨,厂家打来了电话,说六车钢材因为道路积雪已经冻冰,钢材车根本无法前行,需要借助辅助车辆,通话结束后张磊立即赶赴现场,了解实际情况后,问题来了,找机械吧!但是距施工场地有五十多公里,临时调机械根本不现实,司机还有情绪让加运费,在安抚好6名司机情绪后,这是天已经亮了。张磊开车到距离最近的10多公里的桦南县购买工业盐和铁锹,来回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最终将工业盐和铁锹拉到了现场,在几位司机师傅的帮助下,他们一起在误车段50多米的路上撒了盐后,用铁锹把冰层清理完毕,在这零下30多度的环境下,经过四个多小时的努力,看着几大车料顺利进场,工地又能正常运转,他跟在这些大车身后,当时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感觉这些车辆就像是打仗时前往战场的运粮车一样,为前线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当时心情特别激动澎湃。

  ——藏不住的思念

  周亚静说,相比其他同事感觉自己幸运多了,因为无论到哪个项目,领导都会考虑把他们安排在一起。对她来说,最不能忍受的是对儿子的愧疚与思念了。一说起儿子,周亚静的眼眶瞬间红了。2010年工作至今,他们小两口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孩子已经六岁了,可是他们没有听到孩子第一声会喊爸爸妈妈的声音,没有见到孩子初学走路的模样,没有陪孩子过过一个生日,很多时候不敢去想,作为父母,我们只是生了他,却不曾养育他,这是最遗憾的。还记得年初他们两口子提着行李,婆婆拉着孩子在路边陪他们等车的情景,上车的那一刻,眼泪止不住地留,因为佳木斯项目距离家两千六百多公里,这一走就是一年啊,不敢想象要什么时间才能回来与孩子团聚。孩子每晚都给妈妈打电话,总是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啊。听着孩子稚嫩的询问声,周亚静只得偷偷掉眼泪,告诉孩子隧道打通了、客专修完了就回家。

  ——最大的心愿

  去年暑假的时候,周亚静托同事把儿子和婆婆接到了工地上住了二十多天。回想起孩子去年来的情景,小两口回忆说,儿子和婆婆来了最怕出山,因为七星峰隧道进口距离最近的桦南县县城65公里,而且便道上上下下弯来弯去,婆婆每次出山前都吃晕车药,儿子每次都吐得一塌糊涂。儿子总是忍不住抱怨说,“爸爸妈妈,这里就像原始森林一样,出门太不方便了。”张磊拉着儿子的小手告诉他,“正是因为这里交通不方便,爸爸妈妈才到这里修路来了,等到我们把七星峰隧道打通了,把牡佳客运专线修好了,这里的人们以后出去就比现在方便多了,你说对不对啊?”儿子仿佛听懂了他的话,念叨着说,爸爸妈妈那你们快点把隧道打通、把铁路修完吧!

  在人们的印象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是很辛苦、枯燥的事,这些似乎和“90后”的生活相距甚远,但张磊和周亚静这对小夫妻却在七星峰上证明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责任编辑:高岩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