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员工风采

一个匠人的执着——记中铁一局成贵铁路项目一分部项目经理叶鹏勇

时间:2018年04月01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特约通讯员 李根学 通讯员 王琦 邓少博 阅读:  字体:

  (一)

  他转过身去,双手扶在椅子上,以肩膀为轴心,身子前后移动做着线面运动,不时抽出右手锤打后背。墙上,灯影离绰,一个匠人正在用铁锤将凿子一下一下地楔进自己的身体。

  自2008年在丹通项目落下病根后,十年来,叶鹏勇几乎天天都要以这样的方式来缓解疼痛。

  2008年11月,丹通项目建设在即,正在大连长兴岛施工建设的叶鹏勇接到命令后,立刻前往丹通,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仿佛经历了秋冬的变换。坐在列车的窗台前,叶鹏勇撑开手掌擦去窗玻璃上的一层水雾,窗外冰天雪地,寒冷刺透玻璃沿着掌纹传遍了全身的每一条脉络,他突然打了个哆嗦,顺势撤下手,握紧杯子喝下一口热茶,刚才的那股寒意才渐次退却。

  同年12月,丹通项目临建结束之后转入了初期施工阶段,叶鹏勇这时才不到三十岁。生于陕西商南县的他,似乎天生兼具北方人的豪爽和南方人的细致,干起活来粗中有细,特别是工作上极为专注,也正是由于这个优点让他“栽”了个大跟头。

  由于时值寒冬,项目现场施工已全部停止。身为项目总工的叶鹏勇,除去早晚两餐在项目部外,其余时间亲自带领着项目技术员扎在一线搞测量,有时候一次沿着线路跑上十几里地,就为了确定一个测量数据的精确度。期间当地气温竟然达到了零下35摄氏度,尽管如此,叶鹏勇也毅然决然地背着全站仪从过脚腕的雪地里往返,寻找最佳的测量位置。有时候怵在一个点半天不动,眼睛也不眨,额头、鼻子、耳朵,只要是露在外边的皮肤都被冻得发红发青。可他好像从未察觉,依然像个没事的人一样,猫着腰,伸长脖子,眼睛贴在仪表盘上,像尊蜡像,霎时与冰天雪地相融。

  本来一个月的测量任务,叶鹏勇仅用一个周就搞定了,为项目各项施工任务的开展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此后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后背贴着电褥子依然能感受到骨头里不断生长的冰刺。

  十年间,他辗转多个项目,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遇到刮风下雨,膀子就疼得厉害,接着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白开水,也没有再回暖过来。

  我问他值得吗?

  他向我说笑:“十年了,我不还是在这条线上待着吗。”

  (二)

  九月的云南,雨季刚刚结束,丢下一大堆阴霾的天气横行无忌,持续多日不肯散去,群山碧峦间的威信县像裹在襁褓里的婴孩沉睡着。待太阳醒过来,机器的轰鸣声、钢筋移动发出霹雳哗啦的声音打破了这座小县城原有的宁静,这个曾经的夜郎之国一如当年扎西会议的召开重新在神州大地炸开了锅——中铁一局承建的成贵高铁10标带着连同中西部的殷切希望将山林沟壑穿引成线,正在紧张地施工中。

  叶鹏勇站在威信一号特大桥上,下方是302省道及扎石公路交汇处,车流不息,周围房屋星罗棋布。

  他指着周遭参差不齐的房屋向我说道:这些屋子里住着的人,才是这座桥梁真正的缔造者!

  “160户,15万平方米,坟地80多座;成贵就20万(平方米),一分部就占了四分之三!”他掰开手指头一边看向我一边往下数着。

  至于怎么搞好拆迁,叶鹏勇这个“拆迁队长”可谓是费了不少心力。前前后后往村里跑了不下300次,磨坏了两双鞋子,不知道吃了多少次闭门羹。刚开始因征拆问题和村里人搞得不愉快,在他这样整天的软磨硬泡之下,摩擦少了,和气多了。以前进村怕被村民堵着,现在见了仿佛左邻右舍。

  最让叶鹏勇印象深刻的是征拆的最后一户,这是一个很小的屋子,里边住着的是一个年近7旬的老大爷。他在这屋里住了一辈子,看着亲人们一个个离开,到最后只剩他一个,养了只猪当伴,怎么也不愿搬走。拆迁队没辙,硬是拖了半个月结束不了这项工作。

  叶鹏勇于是每天晚上都去找大爷“唠嗑”,回去还要处理项目的各项事宜,白天更不用说,在项目部根本看不到人,他的身影在施工现场和征拆地之间来回穿梭,不知疲倦。

  他说,“像老大爷这样的征拆户很多,并不是赔偿的问题,主要是根在这儿,走了,心里不踏实,得留给他们一些时间!”

  叶鹏勇不遗余力地说服终于让老大爷松口妥协。一周之后,老人家房子的一砖一瓦被项目运上车,随他一块搬走了。当然,还包括那头猪,被项目部买下之后又还给了大爷。现在那所标志着项目征拆工作结束的房子已经被一木一梁拆卸掉之后,再经过一局筑路人周而复始地辛勤耕耘,组成了如今威信特大桥的重要一部分。

  当我们站在这座钢筋水泥浇筑的横梁之上,用无人机翻山越岭、穿林而过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的锦绣山河和即将落成的宏图伟业,却鲜有人记得曾经的某个夜晚,成贵铁路项目一分部项目经理叶鹏勇在月色与寒风的交织中,走进了那位老大爷的家中,促膝长谈。

  (三)

  成贵地区虽然水资源比较丰富,但可供工程使用的砂石料却寥寥无几,且当地河流湍急,垂直落差大,河运风险高,如果从外地搬运的话,代价就大了。

  以往精打细算的叶鹏勇这个时候突然换掉了“一毛不拔”的状态,撑开地图用尺子比划起来。

  “不行就从洞庭湖调沙,远就远,多花点钱无所谓,只要沙子质量能满足高铁高质量要求就行”叶鹏勇拍着桌子厉声说道。

  从湖南到云南,原价30元一吨的沙土,经过多次转陆运,运到现场就295元一吨了,虽然成本较高,但是质量有了保障,完全满足了高铁高标准、严要求的质量要求,在项目工程施工大干的关键时刻,这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成贵项目施工三年来,叶鹏勇负责并参与编制了隧道、桥梁工程、强夯筑柱、路基土石方工程的施工组织设计及隧道软弱围岩施工、瓦斯隧道施工、后张连续梁、软基处理等多项难点工程的施工作业指导书。

  大大小小的工程难题到了他这儿很快就解决了,为此项目部职工亲切地称他为“叶大神”,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这个称呼。

  “工程难题要克服,首先对自己得有扎实的态度”叶鹏勇时常这样指导技术人员。

  由于项目技术力量相对薄弱,叶鹏勇亲自上阵,对技术进行定期培训,他先后培训优秀技术人员数十人,其中多人荣获公司“优秀个人”称号。这些,在叶鹏勇看来是不足为奇的,一分部工程风险等级以及难度系数决定了参与施工人员的整体技术能力。

  为了加快工程进度,降低施工难度,他夜以继日研究新工艺工法,累了就趴在办公桌上,眯上一会儿,又起来写写算算,两个手掌厚的工程图被他翻得松松散散,几乎每一页都有他的圈点注释。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一分部瓦斯隧道施工中推广使用的八项新工艺获得了成贵全线的一致肯定,被悉数运用到各类复杂的隧道施工中,为项目乃至全线的施工节省了大量的成本和时间。

  对叶鹏勇来说,这些都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一群人总能撑起一片天,成贵项目部可以没有叶鹏勇,但他全面的技术和工作态度却足以让工程进度、质量更进一步。

  (四)

  2016年,叶鹏勇荣膺中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算得上是建筑单位的年度“奥斯卡”大奖,意义重大。在此之前,叶鹏勇自金阳、都汶、丹通、阜新及广州等项目一路走来,直至现任成贵项目一分部项目经理,每一步都是脚踏实地,每一步都是山高水寒,也是实战与不偷懒、坚韧与不服输。

  2014年8月3日16时30分,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当时,成贵项目刚刚转入施工期,各项设备物资并不充裕,获悉险情后,叶鹏勇立刻向指挥部请求参与救援。

  根据指挥部的安排,叶鹏勇亲自坐镇指挥调度人员,并分批次调拨物资、机械前往受灾现场。8月4日13时,由中铁一局成贵铁路项目部组成的抗震抢险突击队按照云南昭通市8.03抗震抢险指挥部的部署,参加了鲁甸县火德红镇李家山村通往沙家梁子方向的道路清理抢险任务,抢险突击队冒着山区滑坡、塌方的危险,不畏艰险,连夜奋战,直至8月5日中午才得以抢通。

  一个电话、两个电话、三个电话...

  一连串前线救援的消息让身在项目部的叶鹏勇焦灼不已,生怕出现意外,当得知全员安全完成抢险任务后,他终于松了口气,又急急忙忙坐车上了工地。

  这一年,叶鹏勇40岁,他同往常一样卖力地、一点一滴地消耗着自己的肉体。无论是地震还是水灾,甚至是平凡的工作,他的执着从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人们都在急匆匆奔向中年,他中途折返,以自己现有的激情努力完成一个工匠的使命,这使命既是小我,也是家国。

叶鹏勇在办公室

责任编辑: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