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员工风采

沪通铁路线上的女指导员——记中铁一局沪通铁路项目二分部专职副书记李晓娟

时间:2017年11月09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通讯员 李根学 雷俊杰 阅读:  字体:

  初见她,是在骄阳似火的八月,大西安今年热浪更甚以往,温度直逼火焰山,这样的天气谁都不愿意在外面多待一秒。偏偏在孩子眼里,只要能玩是不怕热的,马路上小女孩跑地飞快,母亲追赶不及,大喊着“回来”,小女孩一个转身又撞进母亲怀里,冲撞之下母亲瘦小的身板不禁打了个趔趄,又笑嘻嘻的抱住了她。旁人指引之下才得知,她是沪通项目二分部书记李晓娟,之后的几天里见到她,孩子还是追着、抱着,对孩子太过溺爱,这是对她的第一印象。如今看来,这个印象实在有失偏颇了。

  无法弥补的亏欠

  有幸到沪通项目采访,对她也渐渐熟识了。丈夫在中铁一局二公司北京地铁项目,她在上海沪通铁路项目,女儿留守渭南老家,夫妻二人谁也照顾不到家庭。她自嘲道,在中国的版图上,我们家是个等边三角形,都在距离彼此最远的点上。忠孝不能两全,对年迈的父母不能常伴左右,父母病了,只能求助亲戚朋友去医院看看;孩子没过周岁就扔给了老母亲,每次离家,都是乘着孩子睡着了悄悄走掉。

  孩子不懂事的时候还好,家里母亲照顾个吃喝拉撒睡倒也没太大问题。如今,孩子上学前班了,小孩都在学外语,从学习这方面来讲,老人已经完全跟不上了,对于电脑,老人甚至不如孩子。她对于孩子的所有教育,都是通过手机、电脑遥控指挥,她心痛的说“时间久了,孩子最亲的不是奶奶,不是妈妈,而是电脑和手机”。在女儿童年最需要家人陪伴、父母教育的这段时间里,她不在孩子身边,这段时间已经过去,且无法弥补。

  “女儿开始懂事了,她经常问我,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接送?”她说最近看了期演讲,有句话说“父母是过去,孩子是未来,失去了过去和未来,我是谁?”说起这话,她泪眼婆娑。

  “撕心裂肺”又启程

  9月16日11点23分,李书记的朋友圈中乍现四个字“撕心裂肺”。原来在上次集团公司培训后,她回到沪通,孩子生病,哭了一周,打了一周吊瓶,还是不见好转,最后确诊患了肺炎,必须住院,她说那是他们家难得的团聚。女儿生病住院的这14天,项目也进入了紧要阶段,天天打电话催她回去,作为项目书记的她深知其中利害。在孩子出院的第二天她就回到了上海。

  出院的那天,收拾行李时,女儿把Pad放在妈妈包里,把充电器放在自己书包里,她知道,病好了妈妈又该走了。“我丢下我哭的瘫软在地上的女儿,硬生生进来电梯,我不敢回头,我怕我回头就走不了了”,她痛心的回忆。在去车站的路上,孩子还在拼命给她打电话,她接了两通电话还是抹着泪走了,后面的九个未接她一个也不敢接了。火车开动的时候,想到哭到趴在地上的女儿,想到女儿病刚刚好,想到医生嘱咐别让孩子哭,她说万箭穿心也不为过。

  记得儿时,母亲上街买菜,一眨眼看不到妈妈必有一场歇斯底里的哭喊。年岁渐长,对母亲的依恋也越来越少了,但那种幼年母亲不在身边的恐惧感依然会在无所适从的夜里出现,梦中惊醒,拭一身冷汗。骤然间理解了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原来她承受的,比母亲上街买菜未归相去甚多。也理解李书记短暂相逢时的“溺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无尽的思念和担心,一千三百公里遥不可及的距离,该是一种怎样的无助和辛酸。

  “刀子嘴豆腐心”

  农村长大的她,从小自食其力的生活习惯养成了她坚毅的性格,项目上好多人说我“心肠很硬、铁面无私”。在别人看来那样严苛的要求是她对自己日常的要求。在办公室工作时,好胜心强,什么事情都想做的更好。现在搞党务工作,更是对自己严格要求,在其他人眼里,她把制度和规矩放在第一位,从不轻易变通。她说自己作为党群负责人,这个身份决定了她原则问题上的不变通,如果事事变通,人人托关系、走后门、变通取巧,那么她怎样去要求别人,作为项目专职副书记,她盯着大家,大家也盯着她。

  以前只是梁场,现在随着机构的改革,业务也繁杂了,现在摊子大了,加上别人觉得女同志会比较好说话,所以在工作中,她不苟言笑。俨然把自己变成一个黑脸包公的角色,而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使工作进度着实提升了不少。她经常说起对年轻一代的教导,四公司不拘一格用人才,年轻人要想有所作为,必须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业务能力强了,所有人都会看在眼里。她以身作则、敢为人先的性格使她手下带出来一批精兵强将。

  节假日,想着兄弟们在外回不了家,作为工会主席,心里想着大伙,她组织丰富多彩的业余活动,“户外郊游”、“暑期亲子趴”“场内烧烤”等等,拉近与员工的感情。紧盯各部门的培训工作,对青年一代的培养,主动找他们沟通、聊天,询问家庭情况。尤其关心普通工人的技能鉴定,鼓励他们积极参加培训学习,提升技能,把每个人的努力都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勤奋刻苦做学生

  乘着暑假,女儿被老人送到工地,可第二天就接到了集团公司宣传骨干培训的通知,她当即给自己报了名,没几天带着女儿风风火火又回到了西安,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相识。在公司培训的一行人中,她也算比较年长的,却比年轻人跑的更勤,老是夹个本坐在前面的位置。课后又是最先冲出教室的一个,没和众人一起吃“大锅饭”,事后尴尬的解释道,自己在培训的时候,老人和孩子就在酒店里等她,课后还得给老人和小孩叫外卖上去吃。

  后来提及上次培训,她兴致勃勃的讲到,太好了,局里这次培训太到位了,她收获很大。她说自己很喜欢摄影、喜欢写作,刚毕业那会没事还拍拍写写,后来肩上的担子重了,没时间做这些了,到重新想拾起来的时候发现,无论思维方式,还是设备器材都跟不上了。她说自己这些年越发觉得自己知识太少了,所以在考第二学历,社会进步太快了,希望自己不会落伍太多。真的应了那句话,越学习会觉得自己越无知,在不断向前的过程中,我越发觉得自己无知了,李晓娟打趣道。

  忠诚企业有始终

  闲聊中,李晓娟感慨道,2001年6月底来上班,先后参加福建罗长高速敖江特大桥、深圳盐坝二期第八标、西禹高速、苏州市政、宜万铁路、十天高速、临海市政、杭州康泰路以及沪通铁路施工建设。在中铁一局一呆就是17年,和所有老一辈中铁一局人一样,周而复始的转战南北,毕业时的景象还在眼前,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项目耗尽了她作为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可时至今日,项目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项目。

  她说在面对家庭和工作的冲突时,想尽一切办法去调解,但从没想过离开。在中铁一局工作17年了,面对家庭巨大的压力,还能让她留在这的,不是一局的高薪,而是她对一局的那份感情,每一次在媒体中看到中铁一局的施工现场,哪怕一个安全帽都让她欣喜若狂。在从事党务工作以后,经常会碰到员工有思想波动,面对很多去留,“很多人面对提职加薪的诱惑或稍不如意就跳槽走了,可是我觉得,一个可以随意走掉的人,何谈企业忠诚,一个没有忠诚感的人,在哪个单位能呆的长久?”

  参建的许多道路通车后,每次途经,都要下车在站台上停留片刻,眺望着远方,都能想起当年工地上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

  不让须眉打头阵

  在四公司,甚至在中铁一局里,女同志都是很少的,工程单位基层工作对女同志还是有很多不利因素的。李晓娟在毕业后的首选却是下基层锻炼,农村出生的她还就真下了项目,吃的了苦、受得了罪、一呆十多年,成为公司凤毛麟角的女书记。

  作为一名党员,汶川地震、玉树地震,主动为灾区人民捐款、捐物;为患病的同事奉献一份爱心。无论是十天高速还是在临海工作期间,暴雨引发江河洪水时刻,不退缩,冲在前面,带领抢险队伍,紧急疏散人员,撤离物资、机械设备,紧固便桥,将损失降低到最低。

  许多人说征地拆迁工作、协调工作不好做,她倒是觉得女同志也有自身优势,把这些活也揽了下来。“好多人和女同志说话就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姿态了,好多男同志干不下来的活她倒是可以”,她笑着说。其实大多时候的协调工作还是很有难度的,全靠软磨硬泡,有时候跑一趟不行,她就蹲点守着,一定见着当事人,一定说着话。沪通营业、既有线施工居多,外围工作真的很难做,墨玉路接长涵涉路施工办理手续,足足跑了两个多月,地方交警部门、上海市总队、路政部门不知跑了多少趟,终于办理,开工了,才舒了口气。墨玉路施工期间,适逢嘉定区创卫生文明城城市,又迎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安全、文明施工容不得半点马虎,她每天关注着这块的施工,现场的动态,时刻紧绷安全这根弦。提到沪通营业线施工,她还是皱起了眉头。

  正如李晓娟说的那样,自己正经历着“丧偶式育儿”和“守寡式婚姻”,千千万中铁一局人也像她一样常年在外,奔波在路上,所不同的是,除了繁杂的工作,她更是一个母亲,她所背负的,还有中国社会对女人而言根深蒂固的责任。

  

  李晓娟在办公室工作

  

  李晓娟在施工现场

责任编辑:杨智友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