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楷模

开掘梦想的人——记中铁一局五公司石林隧道项目开挖班班长李春浓

时间:2013年06月14日  来源:  作者:《铁路建设报》特约通讯员: 杜芳栋 记者:史飞龙 通讯员:吉祥庆 阅读:  字体:
    四月的一天,在云桂铁路云南石林隧道进口端深处,他像一名冲锋的战士,端着风钻,两脚如钢楔一样牢牢楔在开挖钢架的平台上,6米长的钻杆钻入冰冷的石体,在隧道内发出“突突突”的震响……
  在他带领下,隧道进口端开工至今,进度与安全质量一直遥遥领先于云桂铁路全线,并创造了全线岩溶隧道月度开挖201米的最高记录。
  从参加工作至今,这已是他开挖施工的第11座长大隧道,这些隧道总长达43公里。施工中,仅有初中文化的他,不断提高隧道开挖和爆破技术,屡创隧道人工钻爆开挖新记录,并通过技术改进为企业创造直接经济价值达1000余万元。
  他叫李春浓,现任中铁一局五公司石林隧道开挖班班长,是陕西省隧道工比武状元、全国铁路火车头奖章、中国中铁优秀群安员等诸多荣誉的获得者,工友们亲昵地称他为“我们的打隧专家”。

           勤学不辍 成为岗位状元

  初见李春浓,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肩膀宽厚有力,说话不愠不火,性格有些腼腆,年龄在40岁左右的中年汉子。
  1973年,李春浓出生于四川南充农村。他的父亲是中铁一局五公司的一名普通筑路工人,干的是隧道支撑工作。过去,这是个非常危险的工种,隧道内哪里岩层不稳定,就要去哪里支撑稳定围岩,排除险情。
  父亲在外,母亲常年有病,妹妹年幼,养成了李春浓年少稳重肯吃苦的品性。12岁时,他那稚嫩的肩膀就能担会挑。初中刚毕业,就跟着父亲到西延线美水沟隧道干起了临时工,搬石头、砌边坡、挖水沟、扛沙袋,各种重体力活,几乎都干过。
  俗话讲“家有万金,不如薄技在身。”一年后,李春浓想:好歹也得学个技术。也许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他对隧道开挖工作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兴趣。父亲反对,但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选择。
  老师傅给他简要讲解了风钻的操作、钻孔、装药、起爆等技术要领后,就带着他进了隧道。看到师傅抱起风钻在岩石上钻眼,很轻松。他抱起风钻却怎么也抱不稳。第一天下班后,他的手臂被风钻震的几乎失去了知觉,吃饭时双手麻得连碗都端不起来。
  “既然干了这份工作,就一定要干好。”性格执拗的李春浓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掌握这门技术。他一边认真观察和研究技术要领,一边向师傅们虚心请教。
  据当时和他同时学开挖的工友张文回忆,一个月后,李春浓就能独立司钻,基本学会了根据不同地质进行布眼钻孔的关键技术。
  然而,他并不满足。在门头沟隧道开挖施工中,当时一茬炮只能往前推进1米左右,李春浓萌生了怎样能少打眼、省炸药,还能提高进尺的想法。1993年,李春浓子承父业正式成了五公司一名隧道开挖工,这让他激动不已,更增强了信心和干劲。第二年,在宝成复线四川广元皇泽寺隧道施工,由于技术过硬,被大家一致推举为开挖班班长。
  在施工中,李春浓还在书本上不断寻找和揣摩钻孔爆破的技术。
  1996年,在西华山公路隧道施工时,为了掌握 “斜眼掏槽法”开挖技术,提高人工钻爆进尺,李春浓买来《隧道开挖技术》等书籍和大家一起研究。经反复摸索,他发现如果钻孔的角度控制在47-49度之间,每茬炮的进尺就会达到2米。工效提高一倍,每茬炮还能少钻20多个炮眼。
  之后,在朔黄铁路长梁山龙宫隧道施工中,李春浓又试着把炮眼角度调整到54-55度。没想到,每茬炮的进尺提高到了2.8米左右。2003年,“斜眼掏槽法”在全国隧道施工开挖领域广泛推广。可那个时候,在围岩硬度好的情况下,李春浓班组每茬炮的进尺,已接近4米。
  近年来,随着国家基础建设的步伐加快,施工标准化和精细化要求越来越高。其中,对隧道开挖的“光面爆破”要求也越来越高。
  光面爆破是按照隧道断面的设计轮廓线合理布置周边炮眼而进行的一种控制爆破。该爆破技术能保持围岩结构的完整和自身的承载力,达到快捷、高效、优质的施工目的。同时能有效控制隧道掘进的超欠挖量,最大限度地接近设计值,有效降低施工成本。
  但光面爆破对钻孔、起爆等环节有着严格的技术要求,难度不小。
  为了熟悉掌握这门技术,2008年在向莆铁路淘金山隧道施工时,平时省吃俭用的李春浓不惜花费7000多元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买回来后,李春浓不让任何人碰,包括来工地探亲的妻子。“电脑里的那些资料,是我从网上好不容易才搜集起来的,弄丢了咋办?”
  资料中的那些英文和公式符号让李春浓老是犯难,项目上的那些年轻的技术人员便都成了他的老师。“别看平时沉默寡言,可一说起隧道开挖,他似乎总有没完没了的问题。”
  给大家印象最深的是,每次业主或技术专家来隧道检查工作时,李春浓总是紧跟其后。别人总希望少讲些问题,而他却总想听专家多讲些不足,多提些建议。
  他说:“尽管我的文化程度不高,但啥子难事儿最怕有心人,只要肯钻,多琢磨大家的建议,我相信就一定会成功。”
  经过刻苦钻研学习,李春浓很快就掌握了光面爆破技术,有效控制了淘金山隧道超欠挖,为项目节约材料费310万元,节约工费80余万元。他的开挖工点,也成为业主和全线兄弟单位经常学习观摩的示范点。2012年,在陕西省隧道工技能大赛上,李春浓不负众望,荣获第一名,被授予陕西省“隧道工状元”称号,成为业内学习的标杆。
  就这样,李春浓勤学不辍,二十多年来,始终走在隧道钻爆施工的前沿,成为五公司各个隧道项目争抢的 “香饽饽”。那不,淘金山隧道施工刚结束,还未及休整,又被调到了石林隧道项目。

           粗活巧干 也能干出大名堂

  隧道开挖被许多人视为又脏又累的粗活,似乎抱着风钻会打眼就行,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李春浓却从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如果肯动脑筋,粗活也能干出大名堂。
  正在修建的云桂铁路石林隧道全长18.2公里,是我国目前最长的单洞双线隧道和最长的岩溶隧道,是世界上采用钻爆法施工的最长岩溶隧道,也是中铁一局历史上独立承建的最长隧道。该隧道地质极其复杂,围岩结构千变万化,共需穿越6个断层和4个破碎带,施工安全风险极大,是全线天字第一号重点控制性工程。
  “开挖掘进是整个隧道施工的龙头,你有信心当好这个龙头吗?”开工时,五公司副总经理、石林隧道项目经理李秀君问李春浓。
  “有啥子说的,肯定能拿下!”李春浓毫不含糊大声地立下了“军令状”。
  尽管觉得肩头压着“巨石”,却激发了他的干劲和创造的能量。
  隧道进口刚进正洞时就遇到了难题:因为是单洞双线大断面隧道,每次爆破完后,隧道的上台阶两犄角都欠挖,需经常返工。
  大家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解决那个难题。李春浓偏不信那个邪,每天十几个小时蹲守在幽暗潮湿的掌子面,一茬炮一茬炮的反复试验。十多天后,他果断将上台阶开挖从3米处降低到4米处时,问题迎刃而解。
  就在那时,隧道超挖的难题,又摆在了李春浓面前。过去,隧道每次爆破后,底部仰拱两侧呈直角状。而隧道底部设计为弧形,这样,每米进尺就需多回填近两立方米混凝土,造成的浪费极大。
  为了解决这一开挖技术难题,在隧道里,他和工友们反复进行试验;回到宿舍后又不停地计算论证。经过一个多月探索,他提出了解决方案:每次清理掌子面废渣时,在隧道底部预留1.5米厚的石渣,在此平面上,下插10-15度布设炮眼,一个下部只要按照弧形角度打四个炮眼,且炮眼深度控制在5米左右,就可以爆出完美的弧形仰拱来。
  在石林隧道,这一钻爆工艺的成功改进,提升了工效,同时产生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可节约成本500余万元。
  在石林隧道平导小断面开挖中,李春浓通过改进钻爆施工工艺,把爆破一方岩石的炸药用量从1.3公斤降到了1.1公斤,又为企业节约成本20多万元。
  让工友们佩服的是,李春浓还在施工中搞起了机械发明。
隧道开挖过程中,遇到软弱围岩时,每次爆破完后,都要及时架设钢拱架稳定岩石,防止坍塌。一节钢拱架轻则几十公斤,重则上百公斤。在磕磕绊绊、狭小的空间内要完成一榀钢拱架架设,七八个人需要三四个小时,且安全系数很低。
  李春浓很早就琢磨着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但苦于没有解决的办法。一天,项目部的电动伸缩门给了他灵感:设计一个稳定伸缩的顶推装置,固定后将正中拱架平稳升顶到设计位置,然后再拼装焊接两边侧拱架,这样既省人力又省时间。
  这一灵感的成果便是石林隧道 “钢拱架辅助安装机械”的诞生。利用这个机械装置,现在架设一榀钢拱架,四五个人在两个小时内就可轻松完成。目前,这项发明已申报了国家专利。
  能吃苦、肯钻研的李春浓带领工友们摸索总结形成的一套 “李氏隧道开挖法”在石林隧道里“大显神威”。隧道进口端开工至今,“龙头”始终高昂,进度遥遥领先,并创出了云桂铁路全线岩溶隧道月度开挖201米的最高记录。石林隧道已成为云桂铁路全线隧道施工学习的典范,并声名远扬——一些其他铁路大线在建工程项目人员,也来工地取经。工地先后迎接数十批学习团、上千人次的观摩考察。
  而有关专家认为,中铁一局石林隧道施工已经成为国内长大隧道施工的一个标杆,代表着中国目前隧道钻爆法施工的全新技术与最高水平。
  2012年,李春浓因在石林隧道施工中业绩突出,被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授予火车头奖章。
  在隧道施工这个看似 “粗活”的领域,循着李春浓曾经的足迹,我们发现的是一串闪光的印记:
  1994年,宝成复线黄泽寺隧道施工,隧道进口端机械开挖班使用三臂台车,隧道出口是李春浓带领的人工开挖班。“在劳动竞赛中,李春浓班组的进度却超过了机械开挖班,在全线引起了轰动。”李春浓当年的工友、现任石林隧道项目党工委书记的冯立欣,说起那时的情景,至今仍然钦佩不已。
  2009年,向莆铁路淘金山隧道抢工会战,李春浓带领开挖班创造了连续5个月独头开挖进尺210米、最高达230米的施工记录,一时名震全线。开挖进度快,质量好,为后续工序赢得了宝贵时间,在向莆全线,项目部代表中铁一局赢得了信誉评价第一名的好成绩。
  据统计,近年来,李春浓通过不断改进隧道开挖工艺工法,已为企业节约施工成本1000余万元。

            排险尖兵 二十余年无事故

  走进幽深的隧道,给人的神秘感足以让常人心惊——大山沉静的表象下,蕴藏着涌水、涌泥、溶腔、危石、瓦斯、坍塌等隧道开凿史上曾经描述过的险情……
  安全,无疑是隧道施工的重中之重!为确保安全,长大隧道施工综合运用了红外探水、超前地质预报、全面地质扫描等等技术。而人不可能穷尽对大自然的探索,使得隧道,开挖工仍然是目前隧道掘进中最危险的工种之一。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等着你的是什么。像石林隧道,有时一茬炮和一茬炮之间相隔也就几米远,围岩的级别都会相差很大。”李春浓说。
  让人叹服的是,二十年来,李春浓带领的隧道开挖班,却没有发生过一起大的安全事故。
  “每放完一茬炮,他总是让大家待在安全距离以外,自己去查看爆破情况,确认安全后,才让大家进行下一道工序。”工友们这样介绍。
  在石林隧道开挖中,有一次遇到了强四级软弱围岩(岩石硬度越差,等级越高,最高五级,反之,围岩硬度越硬,级别越低)。在完成爆破工作后,开挖班的其他工友都走了,李春浓像往常一样,用手电照着隧道顶部细致地查看。
  突然,他发现洞顶右上方有条裂缝,正无声无息地渐渐地张开,而正下方,正在支撑钢拱架的六位作业人员却浑然不知。
  “危险!撤!”李春浓的喊声如雷子般在隧道中响起。
  他们迅疾向后跑出十多米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洞顶上一块巨石砸到了钢拱架上……
  这样的险情,李春浓已不知遇到过多少次,而每一次都能精心地凭借自己多年练就的敏锐观察力和直觉,化险为夷。
  2012年6月28日,石林隧道正洞开挖至两千多米时,李春浓开挖班遇到一个宽约五米、高约四五十米的超大溶腔,先是不断溢水,后出现滑泥……据统计,该隧道开工至今,共探明溶腔74个,而李春浓所在的进口端,就发现了14个。这些溶腔像一个个张着獠牙的猛兽,如不及时处理,坍塌、涌水、涌泥等次生灾害会随时发生,置人于极危险的境地。
  李春浓手心里攥着一把汗。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方面立即给项目部汇报了险情,另一方面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组织现场人员堆码沙袋、支撑钢模板。为了探明溶腔内部情况,他甚至冒险探进身子查看。
  排除这个险情整整用了36个小时,其他人员都是每隔几小时轮班倒,而李春浓却是从头干到尾。
  “险情不排除,我即使回去也睡不着,吃不下。”他说。
  第三天下午,浑身泥浆、满眼血丝的李春浓双腿挪出隧道口时,明晃晃的阳光像刚针一样直刺他的眼帘。有些眩晕的他,过了好几分钟,眼睛才从一团漆黑的感觉中缓过神来。
  在武广客专铁路线施工时,他负责开挖的4座隧道虽然总长只有一千来米,但地质是异常破碎的堆积岩,稳定性极差。在他看来,工期再紧,开挖也要循着地质规律科学进行,否则会付出沉痛的代价。他没有逞强好胜,带领大家严格按照科学的“短进尺、弱爆破……”原则开挖。“隧道围岩好时,要大家争分夺秒,围岩差时,想多打一公分他都不同意。”工友们回忆道。
  多年来,在每周班组会上,他一定是雷打不动地首先强调安全,还经常搜集些案例进行强调。在现场,依然如此。
  有一次,有位老工人打隧道锚杆时锚固剂没有做到位,李春浓发现后上前道:“还要不要命了?要知道在这里不仅仅是你一个人在工作……”当下没给面子,事后,按规定那老工人被罚了50块钱。
  一次因为天热,有个工人上班前喝了瓶冰镇啤酒,之后进了洞子,被李春浓发现后当下停了班。个别不听劝、屡次犯错的,他有过辞退人家的记录。
  大家生活中的安全,他也要管,譬如,发现宿舍有人用电磁炉“开小灶”,会立即没收,严肃批评当事人,之后又检讨,认为是自己没搞好班组伙食,让厨师对班组食堂饭菜质量和花样作改进,而伙食超标的部分,则在他自己的承包费中扣除……

            心中有团火 授徒传艺乐助人

  熟悉的人都知道,讷言敏行的李春浓内心有团火,暖着身边的许多人。
  近几年,有技术的老工人因各种原因急剧减少,而大量劳务工的技术相对偏低。为提升班组人员的技术,他自觉地当起了师傅。
  杨小平家在贵州赤水一个偏远农村。2007年底,26岁的小杨到向莆铁路淘金山隧道工地打工。开始做普工,后听说跟着李春浓能学到技术,便入了李春浓的班组。经过师傅言传身教,近半年功夫,瘦小体弱,原本抱风钻都不稳当的小杨已经可以独立司钻。到石林隧道工地后,难度很大的隧道拱顶弧形角也能打出来,成为班组的技术骨干之一。
  钱建国来自四川农村,在向莆铁路淘金山隧道工地开始跟着师傅学手艺。“我现在能看出钻爆的角度。比如说爆破同样一块岩石,大多数人可能需要钻两个炮眼,而我只需要钻一个。”钱建国的话里透着得意。
  40岁刚出头的李春浓近年已培养出了16个技术熟练的徒弟,有几个在参加技术比武时,还获了好几次奖。
  如此无保留地传授技术,有人说他心眼太实,不怕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那些劳务工流动性大,学好了技术跑了岂不更吃亏。可在李春浓看来,劳务工从自己这里学到技术,能提高收入,能提高隧道的施工水平。即便到了其他工地,也能以技术为其他人做表率,有什么不好?而这些年,不乏这样的例子,有几个徒弟因故离开了他的班组,但遇到隧道施工难题时,还是时常打电话请教师傅。
  此外,当工友们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便能看出他的热心。
  开挖工王贤明,因在云南乡下的家中养鱼赔本出来打工。刚来石林隧道工地没几天,就接到妻子病危需要手术的电话。李春浓得知情况后立即拿出五千元给了王贤明。
  祸不单行的是,时隔月余,王贤明赶回了工地,半个月不到,又接到家里小孩生病住院的消息。李春浓又拿出几千元钱递到王贤明手上,嘱咐道“快回……只要你愿意回来,工作我会为你留着。”让连声道着“谢谢”的王贤明满眼含泪……
  “就不怕他走后不回来吗?”当时有人提醒李春浓。李春浓淡淡地一句,“谁还能没有个难处?人和人之间,总得有点信任感才行。”
  老工人吕会元的两个孩子现已长大成人,家里住房十分紧张。得知情况,李春浓想方设法,给老吕争取到了公司有限的住房名额;有家属来项目探亲,他提前协调宿舍;为保证大家吃好、生活好,班组仅40多人,他聘用了2个厨师,其中一个是专门从酒店聘请过来的……

            尽心尽责 心系企业铸忠诚

  2008年11月,中铁一局向莆铁路淘金山隧道开工。五公司在项目部实行新的承包办法——班组工序分包。
  隧道进口几百米几乎全都是稳定性极差的土层地质(五级围岩),隧道内温度达三十多度,进去不出力也汗流如注……开工4个月后,仅掘进了88米;经核算班组亏损50多万元;工人情绪低落,一些人离开了工地。
  开挖是整个隧道施工的 “龙头”,李春浓当时压力很大,甚至想过放弃。但又告诫自己:我是头,地质困难是暂时的,新的承包办法得渐渐适应,要稳住人心……在李春浓和班组人员共同努力下,光爆效果良好,开挖进尺不断加快。很快,他所在的作业面就因为质量、安全、进度领先,成为向莆铁路全线的一个“窗口”。
  而在淘金山隧道施工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李春浓似乎可以不说,在我们,又不能不说。
  2009年7月的一天,淘金山隧道开挖逐渐好转的时节,李春浓老家传来噩耗:他的孩子溺水身亡!接到亲戚电话的那个瞬间:他觉得顶上似乎有座大山轰然倒下……自己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总共还不到一年;孩子只有13岁啊……
  请假,交代完工作,他奔回了老家。“那几天,他总是不哭。”李春浓的妻子熊菊英一想起那一幕,泪水就忍不住夺眶而出。
  一个星期后,李春浓赶回了工地。
  让他欣慰的是,2010年10月,他的第二个孩子在老家出生了。“小家伙很爱挖土机、卡车这些模型玩具。”他说,“在工地上住了一段时间,现在已送回老家了。妻子目前跟着自己,住在工地宿舍。”
  三句话不离本行,说起最高兴的和最幸福的事。李春浓质朴地说:“自己干过的隧道将要贯通的最后那几天,心里头就有说不出的紧张和高兴。最幸福的时刻是隧道贯通的时候。经历的艰辛和所有的危险,似乎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谈到梦想,李春浓认真地说到:“继续钻研隧道开挖人工钻爆法,提高每茬炮的进尺。”
  集世界和国内岩溶隧道多个第一的石林隧道2013年10月将要贯通。据悉,列车经过石林隧道只需要四五分钟。为了这短短的时间,李春浓和上千名工友连续奋战三年多的时间,值了!
  他说因为工作的缘故,顺带有了收集隧道里石头的爱好。据了解,在隧道施工遇到重要节点或难忘的记忆时,他都不忘从现场捡块有特色的石头回来。目前,仅在石林隧道,他已经收集了13块石头。而收集的石头他都不带走,在他离开隧道工地的时候,会把收集的石头,再悄悄地埋在隧道口上……


战士李春浓


安全卫士李春浓


印象李春浓

 责任编辑:高 岩

责任编辑: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